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1

Madam Guyon 的英文詩

     前陣子讀到一首英文詩﹐是Madam Guyon 的作品﹐錄在 David Roper之 A Heart of Wisdom, 70-71頁。試翻譯如下﹐與大家分享。  神啊﹗你的旨意親切﹑甘甜﹐ 我的盤地﹑堡壘﹑ 靈裏安逸的居所﹐ 我躲在你懷裏﹐乃得安靜。 內處美善安穩﹐ 愛更伸展翅翼﹐ 或許結巢在你完美挑選處﹐ 知足隨遇等候著。 哦﹗最輕的擔子﹐最悅意的軛﹐ 提昇﹑揹負了我愉快的靈魂﹐ 鬱結的心展翅飛翔﹐ 自由自在是你掌管的榮美。 遵  神旨意便放下自我﹐ 像嬰孩抱在母懷﹔ 沒有柔絲的憑倚和軟綿綿的睡床﹐ 卻享受如此深沉的安息。 神啊﹗你奇妙宏大的旨意﹐ 成為我當下的得勝﹔ 信仰使我喊著“我肯”的喜樂 遵行每一個寶貴的使命。 MADAM GUYON原作  An Excerpt from A Heart of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rayers (祈禱)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中國大陸現況的反思

 中國大陸的現況       每當人們談論到中國近卅年來開放國策的成果時﹐一般中國人的眼睛可能會帶著淚光﹐欣然地說﹕“今天的中國吐氣揚眉了﹗”       是的﹐中國經濟起飛﹐站在國際政治舞台上﹐舉足輕重﹐被視為未來的強國。事實證明中國奉行了前領導人鄧小平的思想﹐開放經濟。在港澳實行“一國兩制”。看來﹐香港和隨後的澳門特別行政區﹐今天享有的成果﹐確是證明了這新思想的可行性﹐這是有目共睹的。雖然﹐奉行真正民主﹑自由的人士﹐未覺滿意﹐也未能達他們時間上的目標。事實上﹐到民主完全成熟起來時﹐我想﹐在可見的未來﹐在香港和澳門是會達到民選政權的。民主政制必需要有正確家庭教養和普及高等或以上程度教育的國民為基礎﹐才可堅立起來。       民主雖然不是至善無誤的哲理﹐可是這是現今世界的潮流﹐其強大之影響力﹐不可測度﹐聰明的國家領導人﹐不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當今在中東和北非的反政府示威﹐做成暴亂﹐甚至爆發內戰﹐人民受極大痛苦﹐家破人亡﹐孤寡流離失所﹐國家走進了困局。……       看卅年前的中國社會和2011年相比較﹐在多方面都有顯注進步﹐一少部份人富起來﹐千萬富翁人數年年遞增﹐其速度之快﹐使人羡慕﹐卻又使人憂慮。為甚麼呢﹖       當然﹐中國人勤奮﹐藉著改革機會﹐並能提供廉宜的勞動力及土地﹐經濟起飛﹐吸納大量外國投資企業。同時也帶來資本主義副產品的惡果﹕就是環境受破壞﹐貧富懸殊﹐社會分化﹐官商貪污腐敗﹐人民重物質享樂﹐見利忘義﹐不擇手段﹐只向錢看。……       又來看看近年來中國大陸人的態度和表現﹐無論旅遊或移民﹐他們所表達的價值觀﹐公德心﹐社會責任都十分以“自我利益”為中心。向人誇耀中國文化﹐自稱“禮義之邦”。……  國父遺教       國父孫中山先生於1911年辛亥革命後﹐成立中華民國﹐迄今一百年了﹐但國父所倡的三民主義 (民族﹑民生﹑民權) 只不過近三十年才在台灣漸漸落實﹐有了自由民選的政制。       國父遺教說﹕“世界上僅有物質之體而無精神之用者﹐必非人類。”若要成為大國﹐走上領導的地位﹐中國必須改革﹐因為現今與未來的客觀條件﹐和現在國內外情況﹐與現在未來﹐互為條件﹐正是要思考革新的契機﹐就是要有政制和精神的革新。  溫家寶總理的言論       溫家寶總理近來發表的民主﹑自由﹑法治等言論﹐我欣賞他的勇氣和胸襟﹐但在現今之政構下﹐無奈也未能起甚麼作用。沒有基本的政制改革﹐很難看見民主政治的曙光。  明報即時新聞網 (2012年3月14日 星期三)  溫總 [溫家寶]:沒有政改文革或再來 (11:55)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表示,沒有成功的政治體制改革,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  在中外記者會上,新加坡《聯合早報》記者提問,最近幾年溫家寶多次在不同場合提到了政治體制改革,引起了很大的關注,他為何提出政治改革。”  “溫家寶稱,這些年他多次談到政治體制改革,應該說已經比較全面和具體了。如果問為什關注這件事情,他出於責任感。  他指出,粉碎「四人幫」以後,黨雖然作出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實行了改革開放。但是「文革」的錯誤和封建的影響,並沒有完全清除。  他表示,隨著經濟的發展,又產生了分配不公、誠信缺失、貪污腐敗等問題。他深知解決這些問題,不僅要進行經濟體制改革,而且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特別是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  溫家寶稱,現在改革到了攻堅階段,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成功,經濟體制改革不可能進行到底,已經取得的成果還有可能得而復失,社會上新產生的問題,也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每個有責任的黨員和領導幹部都應該有緊迫感。  他指出,深知改革的難度,主要是任何一項改革必須有人民的覺醒、人民的支援、人民的積極性和創造精神。在中國這樣有13億人口的大國,又必須從國情出發,循序漸進地建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這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改革只能前進,不能停滯,更不能倒退,停滯和倒退都沒有出路。”(新華網  中國人的傳統       二千多年來﹐中國都受儒釋道思想影響。由魏晉隋(主前220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生活的藝術 [The Art of Living]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浪子回頭

      我是一個很勤懇工作的人﹐又聰明﹑能幹。在事業上﹐非常成功﹐在社會裏也建立了相當的地位﹐所謂名成利就。我特別忙﹐每天工作十多小時﹐仍要常常參加社交活動﹐例如﹕某某慈善籌款晚宴﹐或商業應酬。我想﹕如果每日有超過廿四小時就更好了。       我不但沒有足夠的睡眠﹐連和家人吃飯的機會都很少﹐更談不上和妻子﹑兒女共聚天倫﹐渡假一天。       因為工作很忙﹐除了公商上往來的伙伴外﹐基本上沒有戚友的往還。物質豐富﹐衣﹑食﹑住﹑行都有餘。但是精神﹑心緒很疲累。每天只知工作﹐工作再工作………..       有一天﹐我如常地忙個不了。突然﹐眼前一黑﹐我暈倒在地上﹐被十字車送到急症室去。 經醫生診斷﹐肯好尚未有大病﹐只是身體長期過勞所引致的虛脫﹐響起了警鐘。醫生給我幾天病假﹐叫我必要全然休息﹐不能工作。       我呆在家裏﹐整夜不能安睡。緬懷往事﹐自問﹕勞勞役役﹐為的是甚麼呢﹖我為飲食而活還是為活而飲食﹖人生就是物質嗎﹖人生就是金錢﹑名車﹑豪宅嗎﹖在物之外還有甚麼是最寶貴﹖人生在世上是為甚麼﹖我為何生﹖為何活﹖我從何而來﹖我最終會去何處﹖是否真是不斷生生死死﹖ 人與獸何異﹖一連串的問題﹐湧現心頭卻找不到答案。       天亮起來﹐旭日初升﹐風和日麗。在半夢半醒狀態中﹐我蹣跚地走近窗前﹐看見外邊景色明淨。即時衝動﹐試扒出窗外﹐投入新的世界﹔可是﹐我發覺不能﹐ 因為窗前有防盜鐵欄。我用力擊﹐也未能打開窗戶。回頭一看﹐我看見那邊有同樣美麗的景色。 頓然﹐我察覺到前面防盜鐵欄外的景色只是反射出來的景﹐是個鏡子反射的景﹔我感覺好像鏡子後面有一鼓能量 — 一種說不出的靈 — 向我微笑﹑招手。       我想要走去外邊﹐ 吸些新鮮空氣﹐享受溫和的旭日。當我回頭再看﹐那鏡子沒有了﹐那防盜鐵欄也不見了﹐那說不出的能量消失煙滅。我即時感受到心內一遍安穩和平靜。        感謝神﹗感謝你的慈愛﹐我領悟了。好像耶穌說浪子的比喻﹐我從前是個百份百的浪子﹐接受撒但的引誘和恐嚇﹐賺了全世界﹐換來了恐懼﹑焦慮﹑空虛的心靈。如今﹐求主憐憫﹐赦免我自為中心的罪﹐求主做我生命的主﹐求聖靈帶領我走前面的天路﹐直至見主的年日﹐奉主耶穌基的名祈禱﹐ 阿們。 2001年8月13日

Posted in 生活的藝術 [The Art of Living]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