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4

再攀的反思

  在今年的團契夏令退修營裏﹐分享了一篇邱清泰博士寫的文章 <再攀> (家新季刊第56期)。弟兄姊妹們談及“活出基督”﹐“攀離幽谷”﹐“經歷那無法言喻的顛峰經驗和喜樂”等等。……內容提及使徒保羅的人生目標就是在基督裏不斷的﹐一次又一次的再攀屬靈高峰﹗ 有人說初信主時是他 (她) 的屬靈高峰期﹐後來滑了下來﹔有人說他 (她) 覺得正在高峰上﹐因為各種事奉帶來平安﹑喜樂﹑享受著與 神同在那種難以言喻的喜悅等等。…… 我想每個基督徒應有的基本心志是如保羅所說﹕“…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要得 神在基督耶穌裏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3﹕13-14)。 當時﹐我也表達我的觀點和感受﹐我說“高峰”乃是個人主觀的感受﹔若感覺自己在高峰狀態時﹐可能就是在屬靈的低谷裏。因為自覺站立在高峰上的信徒是不會看見自己上面的事﹐只向下望下面的事﹐高處不勝寒﹐一不留神﹐就向下滑﹐是危險的地方。我們應求 神扶助我們邁進屬靈的高地 (高處﹐high places) 而站立得穩﹐再努力向上行。 回家後﹐我回顧並反思自己當時的言語﹐是否有聖靈的帶領﹐還是魔鬼使我傲慢﹖ 中華高級新詞典﹐釋義“高峰”為高的山峰﹔峰是“山的突出的尖頂”﹐例如﹕山峰﹐高峰﹐險峰。所以﹐高是“從下到上或從上到地面距離大”﹐“超過一般標準和平均程度的﹕高質量”﹔“等級在上的﹕高等﹑高檔次。” “高峰”也釋義為“緊張﹐繁忙階段﹕交通高峰期”“情緒熱烈﹐興高采烈。”信徒在事奉過程中是否也經歷過這樣的感受﹖我們是否知道這是聖靈的感動﹐或是一時情緒的衝動﹖ 從客觀的角度看﹐“高”是“敬辭”﹐例如說﹕“您的高見”﹔或釋為“高層”﹐如“高峰會議”。 反覆深思後﹐似乎“高地”一詞 (高處﹐high places) 比“高峰”較合宜。站立在“屬靈高地”可以是主觀感覺或客觀的看見﹐不過﹐我們必要在此光境中特別儆醒禱告﹐求 神保守﹐叫我們不要遇見試探。 彼得看見耶穌登山變像時說﹕“主啊﹐我們在這裏真好……”(太17﹕1-4)﹔這屬靈的自我滿足感﹐便成為屬靈失足下滑的危機。 屬靈生命的成長是一條天路的歷程 (pilgrims progress)﹐這路是窄路﹐行走的人不多。有幸踏上此路途﹐實屬 神的恩典。不是攀高峰﹐而是學會恆久忍耐﹐背負十字架﹐向著標竿直跑﹐與耶穌基督同行。單單順服聖靈每刻的帶領﹐活出基督徒的本份﹐面對世俗化的挑戰﹐好結聖靈的果子﹕“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加5﹕22-23)。門徒的畢業禮是在天上﹐事奉的功課乃是畢生的忠心擺上﹐最後要得 神在基督耶穌裏從上面召我們來的公義冠冕。 我靈修日記中有一段如下的記載﹕[註﹕偶然閒坐家中﹐看見廚房冰箱頂上的擺設﹐使我聯想到人生道理。馬上拿照相機﹐快照兩張﹐留下情景﹐隨後錄下感受﹐以作勉勵﹐感謝 神﹐賜我悟性﹐使我能更體會世情和真理﹐阿們。] 你曾有高高在上的感受嗎?   “看啊!我比你更高﹐你比我低幾級呢!坐得舒適﹐我看不見甚麼在我之上﹔心輕鬆﹐靈快樂。”    有微小的聲音說﹕“你坐在一個瓶嘴上﹐酒瓶只是放在廚房裡的冰箱頂上﹐比你低幾級的小鳥和你一樣﹐        也坐在一個瓶嘴上﹐穿黃色的上衣﹐多歡喜快樂﹐還有﹕你們中間也站著一個載著彩沙的小瓶﹐淺藍﹐綠﹐粉紅和橙色﹐他和你們在一起﹐多美麗!    不過 ﹐你們都是屋主人室內的擺設﹐臨時的裝飾陳列品。一會兒﹐她又會把你挪開﹐或者丟棄﹐換上新的陳列品﹐這是主人生活的藝術。    然而﹐你坐在瓶嘴上看見的只是從一個角度所見的有限﹐廚房之外的天﹐有多高你可知道嗎?” 若果自覺在屬靈的高處﹐便有下滑的機會﹐因為撒但常把握機會向你出手﹐把你拖垮。下意識的傲氣﹐乃是阻礙聖靈交通的敵人。這時更要儆醒祈禱﹐保持聖潔。“當趁耶和華可尋找的時候尋找祂﹐相近的時候求告祂。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以賽亞書﹐55﹕6﹐8-9)。 我們想有豐盛的人生﹐必要信 神﹑依靠主耶穌基督為生命之主﹑服從聖靈的帶領﹐得著救恩之樂。 神必厚賜“…美物﹐使你所願的得以知足﹐以致你如鷹返老還童。”(詩篇﹐103﹕5)。  …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 (high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生活的藝術 [The Art of Living]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