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回憶錄 (Memoir)

Genealogy of Loo’s family

Genealogy of Loo’s family (Emglish Translation) Loo Fok Yin Tong   (盧福然堂)   Ancestors of the Loo’s family originated at the village of Yeung Ngah in Sun Yap (順邑羊額), located at the north side of the stream at the lower par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回憶錄 (Memoir)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回憶錄 (Memoir 1)

回憶錄 ( 1 ) 這是我在中學時候很愛頌讀的一首詩。這首詩給我很豐富的啟迪和很強的人生鼓勵﹐使失落的我能重拾心靈﹐建立正面的人生觀。十多歲的我﹐剛剛迴轉﹐開始知悟到人要立品和努力求學的重要。今日回顧往事如夢﹐真是找不出自己會突然改過自身的理由。十二歲那年﹐我在聖德肋撒天主堂洗禮﹐三年後又領了堅振禮﹐(這都是我繼母的命令﹐但她卻非一敬虔的教徒)。名義上﹐我是一個天主教徒﹐實際上﹐我對其教義只有皮毛的了解﹐更談不上對生命有何轉變。湊巧的就是自覺地對學習勤奮起來﹐從前是懶散的﹑好玩的﹐如今﹐每天溫習功課到深夜﹐週末訪圖書館﹐書不離手﹐成積自然也大大進步。在準備中學會考那一年(1957)﹐我們幾個同學組成自學小組﹐練習英語會話﹐活學活用﹐增加信心和言語流利能力﹐效果甚佳。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香港1941年受日本統治﹐後來父親帶了我和祖父母逃難到內地﹐輾轉到達雲南省昆明市﹐和平後才得回港。到了十一歲﹐才有機會入學﹐從一年班開始。如今回想起來﹐我心中銘感 神的憐憫﹐祂沒有丟棄我﹐給我足夠學習的恩賜。  退休後又把我家帶來溫哥華定居﹐這是第二次移民。在1992年﹐我和太太在自立中華基督教會決志信主耶穌﹐由江錦培牧師為我們受洗。(有關我的信主見證﹐請參閱真理報2007年10月版)    Psalm of Life by 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 (生命之讚歌)  Tell me not in mournful numbers, Life is but an empty dream! For the soul is dead that slumbers, And things are not wha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回憶錄 (Memoir)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月當頭

月當頭          近來讀到蘇恩佩女士的文章﹐找到一首白話詩。這是她中學時代痴迷著的一首小詩。我不其然﹐悄悄地沉緬於往事﹐好像無痕的春夢。容許我和大家先欣賞詩人的意象。可能﹐這也是你年少俊郎時的足跡印記。 記得當時年紀小 我愛談天你愛笑 有一回並肩坐在桃樹下 風在林梢鳥在叫 我們不知怎樣睏著了 夢裏花兒落多少 雖然﹐我們沒有睏著在桃樹之下﹐但想起某年﹐某月﹐某日﹐五十多年前的事了。正是夜闌人靜﹐在新界一小村莊﹐“大鴻寶殿“ 前石階下三合土的打禾地上﹐我們四人肩並肩躺在地上﹐仰視浩月星輝﹐無掛無慮﹔清風除來﹐夜涼如水﹐偶爾的犬吠聲都止住了。靜悄悄耐心等著﹐等著午夜的來臨﹐當時針踏正十二時的那刻﹐就是月當頭的時候。月亮九十度角照射著地球﹐地上的人和物的影子都消失了。這現象只會曇花一現﹐人和物的黑影又重現了。我們豈可不讚嘆  神創造的奧秘﹗人生幾見月當頭﹖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借用柴九的名言) 人生有幾多個好機會﹖咳﹗誰會好好把握呢﹖ 青年人的特性就是身體躍動的潛力﹐不衰弱﹐不世故﹐有探險精神。他們要追求一些說不出的東西–不管是一種物質或一種主義﹑一種信仰 。. . . . . . 。 回顧我們青少年的時候﹐相約同道知己﹐遊山登臨﹐“江山如畫”﹐“披草而坐﹐藉地而臥﹐聯句高歌“﹐賞心樂事﹐ 幾乎“不知身是客”﹐ . . . . . .  。 權兄精於文學﹐囑他為詞以記意﹐再錄原文如下﹐與大家分享﹐青年之樂事﹕ 遊臥龍山 臥龍山,位於妙覺園之後,山景優美,余囊未悉津,今夏初因會與慧根慧芬小姐姊妹,王君鏡輝,一度登臨,惜未盡興,月十二日,復相約重遊,更邀有廖君慧通,何女士寶堅,將與偕行,時夕陽下山,暮色四合,羊腸徑雨,雜踏而行,俄頃抵半山,轉至一谷,豁然開朗,草澤蒼朧,遠山如翠。 遊臥龍山詩稿 相約臥龍山上行  萋萋芳草暗黃昏  崎嶇路盡登迴谷  曠朗坡平見澤深 層山飫土堪農牧  欲牽茅屋竭風塵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回憶錄 (Memoir)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