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 港 人 的 身 份 認 同 和 價 值 觀 –周 永 新 / 著 第 四 章–摘錄

香 港 人 的 身 份 認 同 和 價 值 觀

周 永 新 /

第 四 章 – – 摘 錄 如 下 : 

香 港 人 的 價 值 觀 : 從 個 人 權 利 到 核 心 價 值  (P113-152)

八 十 年 代 青 少 年 的 價 值 觀

七十年代間,父母管教嚴;做人分黑白,犯錯必承擔。

克勤又克儉,守法待人誠;長幼需有序,父母即聖賢。

八十年代間,父母觀念遷;事情對或錯,隨境況變遷。

管教起困難,工作長時間,只要沒鬧事,乃是好孩兒。

無 限 的 一 代

七八十年代,生活無限代;西方潮流盛,表現卻膚淺。

任己自發揮,性格各表演;道德教育少,處境實堪憐。

研究新政策,鼓勵少年立;委員會勞心,實在無計劃。

不 知 如 何 教 導 青 少 年 認 識 國 家

十年回歸近,缺乏長遠策;青年約章訂,實在沒辦法。

回 歸 帶 來 價 值 觀 念 的 轉 變

港人慣自由,九七後可續;香港依法治,草擬人權法。

彭定康港督,引致政制爭;九七後民主,期盼中國恩。

港 人 的 主 流 價 值 觀 : 自 由 , 民 主 , 人 權 與 法 治

港人價值觀,自由與民主;人權與法治,中國不為然。

訂立人權法,回歸前速成;強行爭權利,忠誠謙遜缺。

權 利 和 自 由 緊 扣 在 一 起

港開埠以來,商貿為命脈;營商靠自由,優良經濟體。

香港殖民地,自由有限制,八八爭直選,訴求受壓制。

民 主 為 爭 取 公 平 , 公 正 , 公 開 的 逃 徑

港人尋理想,選舉要民主,平正與公開,理想未可達。

先前中英協,政改按步達,直通車方案,變相喪治法。

港 人 欠 缺 法 治 精 神 和 文 化

一百五十年,殖民建法制;守法精神弱,執法並無私。

五十年不變,保留著主權;公開賀國慶,看來未合時。

內地荒誕事,港人難忍受;行一國兩制,差異要接受。

回 歸 後 港 人 的 自 由 和 權 利

自由和權利,回歸後依然;傳媒早午晚,能唱所欲言。

遊行抗議都,世界皆知名;內地發生事,見不平則鳴。

河 水 可 以 不 犯 井 水 嗎?

河水不犯井,實際不可以;國民十三億,港人七百萬。

港陸交往頻,穿梭上十萬;若然無影響,言說極傲慢。

核 心 價 值 外 的 價 值

核心價值好,必須要無私;核心價值貴,廉潔和仁義。

官商若勾結,廉政權謀私;自由無克制,作繭而自斃。

民權受壓制,法治便消逝;獅子山精神,重拾未可遞。

港 人 追 求 保 育 與 儉 樸 生 活

保育觀念新,不作錢奴隸,義工樂意做,保育能力低。

保 育 上 升 至 公 平 和 公 義 的 層 面

港府新政策,三軍司令邸;茶具文化館;保歷史文物。

美利樓拆卸,赤柱重建立;新界舊古蹟,仍然可站立。

大澳一場火,毀壞棚屋多;契機大建設,吸引遊客多。

保育舊面貌,棚屋特色新;深港建高鐵,保育起紛爭。

中環拆碼頭,港海填愈窄;港史留空白,不顧民選擇。

非 物 質 追 求 與 地 產 霸 權

偏幫地產商,有如掠民資;地產霸權盛,無奈被脫資。

政府推計劃,西九龍高鐵;發展東北區,保育人質疑。

佔中運動事,意識難明瞭;香港大心態,反思國落戶。

中國全逆轉,經濟高速長;港經反滯前,擔心不如前。

保港心懷遠,緬懷念港英;昔日社會心,盼望今重現。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和價值觀–周永新 / 著    摘 錄:     

 我們得承認,過去六十多年來,港人的身份不時改變,不只一次,是多次的改變,連帶他們對事物的價值觀也不斷改: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六十多年來,港人的價值判斷就這樣前後出現差異:往日是尊卑有序,今天講的是平等、自由。或許有人慨嘆:今不如古、世風日下,但改變了的身份和觀念是無法挽回的,我們就算不能欣然接受,也必須明白箇中變化的原因–(周永新)

Posted in News Perspective (新聞透視)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和價值觀 –周永新/著 第三章–摘錄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和價值觀–周永新/著

第三章–摘錄如下: 

從 香 港 市 民 到 中 國 公 民  (P75-88)

 

 1 9 8 4 – 2 0 1 5 年 的 生 活 實 況

七 十 年 代 香 港 的 黃 金 時 代 

七十中東戰,石油危機現;經濟隨下滑,失業百分八。

兩年後漸興,蓬勃有十年;紡織與成衣,玩具與鐘錶。

塑膠航運業,金融保險固;大眾盼置業,建立安樂窩。

教育醫療好,公共服務善;生活質素升,草根生活難。

棘手問題繁,少年犯罪多;非法入境盛,政府施政難。

港人看前景,樂觀堅守態;收入有所增,創業有所夢。

子女有教育,比己更通達;房屋得資助,草擬勞工法。

每週一日假,產婦有薪假;工傷有保障,民生待改革。

一九七二年,紅磡隧道通;一九七九年,地鐵開始通。

火車電動化,紀元新開始;市民多期盼,明天會更好。

歸屬感重建,市民不想忍;參政漸漸多,遊行風氣增。

港 人 有 自 由 卻 沒 有 民 主

港英市民心,有如小股份;每年收高息,政治莫關心。

八四年聲明,擁有居港權;港人當接納,中國治主權。

香 港 居 民 擁  有 的 居 留 權

行一國兩制,居民居港權;永久性立定,中英合聲明。

人民共和國,視港民公民;外遊領事護,不同 B N O。

                                                         [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市 民 身 份 的 認 同 可 是 一 種 感 受

永久性居民,有權利義務;市民心不同,缺少同理心。

抗 拒 家 庭 團 聚 不 人 道

來港新移民,從來難控制;港陸一脈連,來往難節制。

港人回內地,回港證便行;結婚生孩子,申請港居民。

居 民 身 份 是 法 理 定 義

港居民身份,法理下定義;特別行政區,被選與選舉。

港人享福利,退休有保障;勞工受法護,基本法涵蓋。

威和結社,言論與新聞;港人有自由,不可非法禁。

新界原居民,傳統權益等;基本法保護,港人才安心。

基 本 法 與 香 港 人 的 權 利

港人對治港,實不甚明瞭;維護商人利,港民有條理。

六四事件前,魯平親訪港;承認港社團,存留有價講。

港 人 政 治 意 識 出 現 大 躍 進

九七立法會,論政爭議席;盼望九七前,有直選議席。

群情洶湧爭,報章聯聲明;港人提訴求,前境未清明。

一國兩制念,政治觀念鮮;五十年不變,意識大躍前。

領導人安撫,換旗換港徽;馬可照樣跑,舞也照樣跳。

股票照樣炒,表面沒政亂;港英法制嚴,公務員清廉。

法規清楚定,權利與義務;政經社制度,明確有正路。

港 人 對 現 代 中 國 的 認 識

四九年代始,中國共產治;信奉馬克思,行社會主義。

中國政改後,社會窮無比,四人幫下獄,自始非昔比。

戰後青少年,懷著中國熱;興起旅遊潮,親自去體驗。

七八十年代,大陸物價廉;工人薪酬低,月入數十圓。

教授級月薪,只得三百元;比起港酬金,相差三萬元。

感 動 與 悲 哀 認 識 中 國 的 親 身 體 驗

一九七九年,物質乏可憐;延安街塵揚,男孩沒穿裳。

洛陽洛水旁,貨車駛入河;清洗污泥淨,遊客頗驚惶。

港 人 對 中 國 的 感 覺

中國開放後,港人感受深;看大陸貧困,興起移民心。

中國開放後,吃喝玩便宜;遊遍江南北,經歷了表面。

中國開放後,農村失學多;大發慈惠心,一群專業人。

六 四 對 港 人 身 份 認 同 的 影 響

六四北京事,港人資訊多;民運變流血,港人實驚慌。

港 人 對 中 國 公 民 的 體 會

九七七月一,中國復主權,殖民變特區,身份起懷疑。

回 歸 後 港 人 中 國 公 民 身 份 的 改 變

九七前英語,九七後母語;廿三條立法,依照基本法。

零五年遊行,廿三條推翻;否定公民身,自稱香港人。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和價值觀周永新 /   摘錄 

我們得承認,過去六十多年來,港人的身份不時改變,不只一次,是多次的改變,連帶他們對事物的價值觀也不斷改: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六十多年來,港人的價值判斷就這樣前後出現差異:往日是尊卑有序,今天講的是平等、自由。或許有人慨嘆:今不如古、世風日下,但改變了的身份和觀念是無法挽回的,我們就算不能欣然接受,也必須明白箇中變化的原因–(周永新)

 

 

(續第四章)

Posted in News Perspective (新聞透視)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和價值觀 –周永新/著 第二章–摘錄

香 港 人 的 身 份 認 同 和 價 值 觀

–周 永 新 / 著

第 二 章–摘 錄 如 下:

香 港 人 的 價 值 觀 :從 生 活 至 上 到 靈 活 走 位  (P 38-P 67)

 

1 9 4 5 – 1 9 8 4 年 間 的 生 活 實 況

五十年代時,    人常浮於事;    為求家溫飽,    女兒色相賤 。

男兒鋌走險,    吸毒毀前程;    人際關係冷,    瞬間失友情。

戰後二十年,    同胞逃港來;    因為人數多,    被視作難民。

六六年以後,    港府政策改;    意識非難民,    認同香港人。

大 陸 難 民 的 根 不 在 香 港

難民逃香港,    帶著中國心;    未忘家鄉情,    港事莫關心。

怕 官 心 態

居港之難民,    害怕官壓人;    就算有道理,    不會與官爭。

當時貪污盛,    黑錢人公認;    投訴卻無門,    費力並喪命。

凡事要疏通,    貪污成常規;    執法視無睹,    此乃廉署前。

難 民 怕 政 治

定居港難民,    怕政治上身;    因曾經滄海,    恐怕不幸來。

文 革 的 陰 影

六十年代間,    國共頻密爭;    文化大革命,    形勢緊張多。

謠言滿天飛,    大陸要收港;    廣泛傳抗爭,    晨曦耀東方 。

一九七九年,    文革結束年;    港督會北京,    港人覺可憐。

難 民 一 切 都 是 為 求 生 活

五十年代間,    難民求兩餐;    幹活有著落,    居住衛生差。

港 人 求 實 際 效 益

現實或實際,    原則和理想;    主宰港人心,    只尚利益增。

難 民 需 要 家 人 的 幫 助

八十年代初,    核心家庭多;    幾代同堂少,    靠親扶持多。

親人為了我,    我也為人人;    市民情懷好,    慷慨存義仁。

戰 後 新 一 代 的 意 識 和 價 值 觀

戰後嬰兒潮,    七十年長成;    觀念雖傳統,    思想較新潮。

雖為口奔馳,    物質頗充裕;    多負一點責,    期盼香港事。

戰後新一代,    年輕有專長;    醒覺政封閉,    報紙發文章。

社會意識提,    論政團體多;    關注事務繁,    生活少安寧。

沒有 公 民 意 識 也 不 信 政 府

一九八四年,    聯合聲明出;    公民意識弱,    民政頗落寞。

希 望 政 府 會 改 進

雖猜疑政府,    法治仍滿意;    比起東南亞,    香港尚可以。

英治百伍年,    無民主可言;    政治少爭拗,    管治甚泰然。

聯合聲明後,    誰是當家主;    留港之居民,    當然想執權。

個 人 主 義 抬 頭

港人政感冷,    不願做選民;    社會意識薄,    政治不關心。

家庭觀念弱,    個人主義強;    不甘共苦難,    離異是平常。

港人 對 婚 姻 和 家 庭 的 重 視 不 斷 減 退

家庭觀念變,    不受傳統範;    重視夫婦情,    輕看血緣繫。

離異非壞事,    子女少負責;    孝順不從命,    自己作選擇。

港 人 對 法 治 的 觀 念

港人談法治,    觀念十分愚;    不重視法紀,    渾水便摸魚。

五六十年代,    廣東人佔多;    昔日京城遠,    陽奉陰違多。

港人搵快錢,    心念難改變;    短期收益重,    長遠投資夢。

危機一重重,    樓價上落瘋;    什麼都炒賣,    美名不倚賴。

逼 出 來 的 守 法 精 神

生存靠運氣,    混亂尋生機;    市民無法依,    社會無秩序。

安居和樂業,    必須有法基;    殖民地法制,    奠立穩固基。

廉政公署立,    守法精神固;    市民家感覺,    凝聚核心值。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和價值觀周永新 /   –摘 錄

我們得承認,過去六十多年來,港人的身份不時改變,不只一次,是多次的改變,連帶他們對事物的價值觀也不斷改: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六十多年來,港人的價值判斷就這樣前後出現差異:往日是尊卑有序,今天講的是平等、自由。或許有人慨嘆:今不如古、世風日下,但改變了的身份和觀念是無法挽回的,我們就算不能欣然接受,也必須明白箇中變化的原因–(周永新)

 

 

(續第三章)

Posted in News Perspective (新聞透視)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和價值觀 –周永新/著 第一章–摘錄

香 港 人 的 身 份 認 同 和 價 值 觀–周 永 新 / 著

第 一 章摘 錄 如 下 :

香 港 人 的 身 份 認 同 和 價 值 觀

第 一 章 — 摘 錄 如 下 :

香 港 人 的 身 份 認 同 :從 大 陸 難 民 到 香 港 市 民  (P 5-P 37) 1 9 4 5 -1 9 8 4

 

香 港 回 歸 中 國

一九九七年,七月回歸時;交接儀式盛,英國結束治。

回歸中主權,結束殖民治;普天同慶賀,港人始自治。

特 區 政 府 成 立

特區政府立,官員誓就職;委任董建華,首任特首職。

效忠共和國,殖民身份滅;換上中國民,港人盼望切。

戰 後 難 民 移 港

二次大戰後,回港人十萬;當時人口稀,來港難民多。

五十年代初,港人二百萬;尋求安居處,大半是逃難。 

聯 合 國 難 民 公 署 協 助 香 港

聯合國捐款,建社區中心;例如黃大仙,荃灣雅麗珊,

大坑東觀塘,港島柴灣等。

六十年難民,不認是港人;六二逃亡潮,越嶺翻山行。

邊境偷渡來,游水十時多;偷渡從海路,解放軍追捕;

邊境英軍截,死人無得數。

為何拼死來?因由大躍進;人民公社開,文化革命起,

非法入境來。

政府行新策,七十五配額,每日合資格,不再是難民,

統稱為移民。

六十年代初,港人三百萬;三份二大陸,三份一港生。

落地雖生根,同是中國人;身份與感受,開始各遠近。

華洋雜處地,英印巴錫蘭;星歐美日等,通稱外國人。

外人十份一,影響力了得;香港殖民地,英語出頭日。

港民工價低,外籍人士貴;受聘福利好,視為當然制。

九十年代始,待遇逐漸近;七十年代後,男女漸同酬。

六十年代間,電視未普及;無線電視啟,新聞惟直敘。

麗的呼聲台,普及供娛樂;香港電台差,商台風格新。

林彬評動亂,招來禍殺身;此舉惹公憤,六四餘波及。

商台嚴厲責,六六年文革;屍體五花綁,漂流港難測。

報章論情況,港人實迷惘;中國苦難多,偏安在香港。

文革足十年,四人幫才滅。

經 濟 大 波 動

一九六六年,天星提加價;青年蘇守忠,抗議集群眾。

動亂延屋邨,防暴警鎮壓,拘捕抗議徒,市面無亂客。

六四六五年,經濟不合拍,樓價急上升,炒賣迅下滑。

銀行周轉困,提款人龍擠;恆生不倖免,匯豐出手濟。

調查委員會,建議保救法;溝通除隔膜,青年精力發。

港督戴麟趾,檢討新政策。 

政 府 營 造香 港 市 民的 身 份 認 同

民政署設立,下情望上達;政策要制定,先向民傳達。

是否能上達?看來未掌握。

一九七三年,石油危機發;港經陷衰退,失業百分八。

公援助金少,十五五十九,不符合資格,失業且長久。

政 府 灌 輸 市 民 身 份 意 識 

連辦大活動,民意識推動;六九至七三,香港節三辦。

又辦跳舞會,入場收一元;整夜伴奏舞,輿論叫玩完。

韓戰後香港,資金上海來;廉價勞動力,製造業發財。

庫房收入豐,水塘建幾個;人口三百萬,醫院增幾間。

家庭無計劃,兒女數目多;強迫教育策,七一年承諾。

七四醫療策,衛生與服務;落成醫院多,缺乏善計劃。 

香 港 市 民 身 份 的 確 立

市民生活好,安居乃樂業;戰後難民增,人浮於事業。

六十年代始,工廠多林立;工資僅餬口,肯做不愁納。

住屋切需求,木屋遍山頭;建成廉租屋,紓緩住屋愁。

麥理浩港督,十年建房屋;七三石油貴,隨來經濟縮。

建屋未完成,家港夢難成;作工尚有工,不愁家缺糧。

九年免費育,學童有書讀;患病得治療,七一年公援。

十年麥理浩,鄰區關係劣;美北越戰爭,台陸炮互轟。

港政重互動,形象垃圾蟲;隨地吐痰習,人人都指責。

政策詢民意,人心更歸屬;脫殖民心態,香港市民屬。

慣用此自稱,身份覺唯獨;七十年代起,連結港人睦。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和價值觀–周永新 / 著  (2015年6月)–摘錄

我們得承認,過去六十多年來,港人的身份不時改變,不只一次,是多次的改變,連帶他們對事物的價值觀也不斷改: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六十多年來,港人的價值判斷就這樣前後出現差異:往日是尊卑有序,今天講的是平等、自由。或許有人慨嘆:今不如古、世風日下,但改變了的身份和觀念是無法挽回的,我們就算不能欣然接受,也必須明白箇中變化的原因–(周永新)

 

 

(續第二章)

Posted in News Perspective (新聞透視)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Genealogy of Loo’s family

Genealogy of Loo’s family (Emglish Translation)

Loo Fok Yin Tong   (盧福然堂)

 

Ancestors of the Loo’s family originated at the village of Yeung Ngah in Sun Yap (順邑羊額), located at the north side of the stream at the lower part of the ridge.The ancestral grandson Wan Tsui (允序) at the age of 10 became an orphan with no relatives around, had to follow the clan to Canton City and worked thereafter in a new Tailor Shop. After completed the apprenticeship, the proprietor having noticed that he was diligent and prudent towards work appointed him to the post of Assistant Sales and Book Keeping as a general manager. When the proprietor died the business had wound up. A Tung (東 ) family employed him and moved to Kwai Lin (桂林) to start a new shop known as Tung Hing Lung (東興隆) Cloth and Fabric  For managing the business, Wan Tsui was given 1/10th share of the investment capital. And business was rather good.

A few years later when Tung had aged and he had no heir. Wan Tsui was then asked to sell the business locally. A person known as Kat Kung (吉公) who was fond of Wan Tsui (允序) bought the business and asked him to manage it on his behalf for a remuneration of 20% share of the investment. In the following year, Kut Kung gave her second daughter, young and beautiful, for his wife. She gave birth a son Yau Chiu (有朝) in the year that followed. At the age of 6, the boy was very intelligent in learning. Kat Kung (吉公) cherished him as a pearl in his palm.  When the boy was about 10, his father Wan Tsui (允序) died. At the death bed he instructed his wife to bring back his remains to his native village so that the ancestral line could be continued. But in view of the long journey and the son was so young, she deferred the plan until when her son had grown up.

As there was nobody looking after the business, Kat Kung (吉公) appointed his son to look after it but only for a few years his son became ill and died. Then Yau Chiu (有朝) was 16 and he had been attentive to the family business. Kat Kung (吉公) encouraged him to take up the general manager position. Although there were experienced and loyal staff members in the shop, Kat Kung (吉公) inspected the business frequently, giving advice there and then. Yau Chiu (有朝) did so well and became the successful young businessman.

Kat Kung’s (吉公) wife died at the age about 70. His son had no heir and his two nephews were not loyal to the family. He willed to transfer his business to Yau Chiu (有朝) and the ancestral landed property was bequeathed to the two nephews. To avoid future dispute, a will was made in writing. In the year following, Kat Kung (吉公) died of illness. The two nephews carried the remains in a coffin back to the native village for morning.

After the morning period, Grand-mother Kut (吉) got Yau Chiu marry with Miss Leung (梁) of Ling Chuen (靈川). She gave birth to 3 sons and a daughter. The eldest son was Yat Sing (日昇), second daughter Bik Ho (碧荷) was married to a native of Lin (林) family. The third son was Yat Ming (日明) and the forth son Yat For (日科).

Owing to the disturbance caused by the mountain burglars, the business had to stop. According to grandmother Kut’s instruction, Yau Chiu took the remains in the coffin back to the native village. But unexpectedly due to the long time absence they had a problem in communication and were rejected there by the village people. Having no choice, they returned to the province to stay temporarily.

Yat Sing (日昇) married Miss Kok (郭) who gave birth to five sons and a daughter. The eldest son was Wui Kwai (會貴), the second son Wui Tak (會德) .the third daughter was married to the Chan (陳) family, the forth son was Wui Ying (會英), the fifth son was Wui Wing (會榮), the sixth son was Wai Foo (會富 ).

Yat Ming (日明) and Yat For (日科) were twins, married respectively with the twins of the Yeung (楊) family. Each family gave birth to a son and a daughter, but both died as babies. Both Yat Ming (日明) and Yau For(日科) became of age and Grand-mother Kut was near 80. Yau Chiu (有朝) was over 60 and he preferred not to travel. So he asked his eldest son Yat Sing (日昇) to return to Wu Chau (梧州) to start the Sui Lun (瑞綸) Cloth and Fabric business; Wui Kwai (會貴) and Wui Tak (會德) were asked to manage another business with their father for learning the trade. In the following year, grandmother Kut (吉) died. Wui Kwai (會貴) returned to Canton City for the funeral service.

In the following year, he got married with Miss Chan (陳) of Nam Yap (南邑). Wui Tak (會德) in Wu Chau (梧州) got married with Miss Wong (黃) of Chong Wu (創梧) Borough.  The three brothers Wui Ying (會英), Wui Wing (會榮) and Wui Foo (會富) all got married subsequently.

Yau Chiu (有朝) died at the age of 70+5.  Yat Sing (日昇) having heard of his father’s death immediately wound up his business and returned to his native village with his son and daughter. They were morning for one hundred days. Then his mother-in-law died. Yat Sing (日昇) was near 60 and had been suffering from the grief and sickness, under medication for five years before he died at age 60+4. Grandmother Kok (郭) died at 70. After that each family lived separately in different places and continued to prosper.

P.S. The eldest son of Leung Tai Hok (梁太學) and his father were employed in the army as practicing doctors .being killed in a riot for foods. The eldest daughter Ah Ching of Wai Tak Kung heard about the tragedy and starved herself to death.

The second daughter Wai (惠) i.e., the 2nd Grandaunt so, loved her parents. When she was 28 (Note: Traditional representation of 16) her mother was seriously sick. Every night at wee hours she let loose her hair and wept, kowtowed one thousand times, prayed to heaven in broken heart for mercy. She pledged for a shorten life span in exchange for a longer life for her mother. She kept herself awaken at night to cook the medicine for her mother for half a year till she died at the end….. Her mother’s eyes had not closed. Her father swore not to re-marry and her brother and the elder sister pacified her and promised to care for the younger brother but her mother’s eyes were still not closed. At last Wai Koo Tai (惠姑太) grand aunt, the second daughter, held her mother’s corpse in her arms, saying,” You do not rest in peace because you are afraid no one would care and educate the youngest brother.  Your daughter will swear that she must serve the aged father at home and look after the weak brother. Even if I am to be married as a queen, I vowed I will not marry in my life time.” No sooner had she said that than her mother’s eyes closed.

That night she dreamt of her mother stroking her back said,” I was worried your brother had nothing to depend on, but since you’ve promised not to get married to take care of your younger brother my heart is now at ease.”

Her filial love is the greatest among women with no comparison. Since she was 16, she raised her 6-year old brother and even sold her service to care for her father. She loved her younger brother like a pearl. Whenever he was sick, she prayed for a shorter life span for her in exchange for a longer life for her brother. Early in the morning she went up the White Cloud Mountain (白雲山)   and begged at the cliff of Cheng Sin Umm (鄭仙巖) .Starting from the bottom of the 100-step stairs, she kowtowed at every three steps up towards the temple for prescriptions of medication.  Her prayers were received in Heaven and many times her brother was healed. Also, she prayed to heaven asking for s son for her brother – an heir to continue the family line. This kind of love exceeded any loving mother who cared for her son. Any loving widow mother who ought to care for her son was for continuing the family line and brought him up as a good man.   But this should not be the responsibility of a daughter who was supposed to be married to an outside family; especially, when she had nothing she had to sell herself to save her father – no other women could do this. Among women she was the “great man” the big filial son.

In case our heirs might have forgotten the aforesaid virtue, I, particularly, have penned this narration at length for the remembrance of Koo Tai (姑太) whose virtue was above others.

In future, whoever as heirs becoming prosperous must erect a temple and a memorial stone for recording this event.  Firstly, this is to illustrate the fame of our family. Second, it is to praise our ancestral great virtue as a reminder for generations to come.

Siu Fong Kung (紹芳公) was fatherless as a child who was often sick. His uncles were so poor that nobody could raise him. If it was not Wai Koo Tai who cared for him, he could have his life ended in a gully. Even fortunate enough to have had a wife, had it not been the kind heart of Wai Koo Tai (惠姑太) that touched gods, he could have died young with no heir to succeed in the family line of Wui Tak Kung (會德公).

To sum up, Wai Koo Tai (惠姑太) of the Second Family was the beginning of the Second Family. Subsequently, all sons and grandsons continued the family line. Nobody should forget this blessing, not only the Second family but also the Eldest Family, the 4th, 5th and 6th Families she had given help should also remember this. There goes the saying:

 Once having received grace from others,

We must remember it for a thousand years;

Once having worn flowers from others,

The fragrance lasts for ten thousand years.

 

Therefore, I take the trouble to record this for the years to come.

 

Posted in 回憶錄 (Memoir)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物質與心靈

物質與心靈

有人問:“基督徒有甚麼身份 (ID)”?

我會說:“我是 神恩典裏所揀選的兒子”。

他/她再問我:“基督徒有的生命與不信的人有何不同?”

我回答:“基督徒的生命,在 神裏,因為誠實痛悔認罪,接受了耶穌基督為個人的生命之主,因祂為人類的罪而被釘身十字架,作了挽回祭,使信耶穌基督的人,因信稱義,重生得救,乃是 神的兒女”。

我們都知道,自然的我 (人身體) 是物,而生命必寄托於身體,才可表現其為生命。然而,甚麼是生命呢?該可說,一切人身體的表現,一切活動與行為。

但是,人類的活動與行為決非聽從身體所驅使,而是聽從心靈的指揮。那麼,“重生”又是甚麼意思?

重生的生命,在信耶穌前和信了後便應有轉變,漸漸邁進完善。

“耶和華 神從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裏,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 . . . ”(創世紀,:2,和合本)。

“神就照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像造男造女。”(創世紀,:27,和合本)。

據聖經說:生命是包含靈與魂與身子的合體。所以我們祈禱求 神使我們的靈與魂與身子得蒙保守,無可指責,等候主再來的日子。

當天地萬物被造時, 神說有便有,並未有賜給靈,惟有人才有上帝的靈 (神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裏)。這是聖經說的,照著 神 (聖父、聖子、聖靈) 的形像 (Image),按著祂們的樣式造男造女,創造了人類的始祖。可是始祖犯罪,帶著罪性入世。(參閱創世紀,第三章, 和合本)。

我們的世界是一個心靈與物質交融的世界,建成著不同種族人類的文化—東方和西方的文化社會 (世界)。

“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及 [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因為 神差祂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祂得救。” (約翰福音,:16-17)。

所以,未得救的人也即是未信耶穌基督救贖之恩而得贖的人,他們未有重生,因此生命仍是舊人。

“. . . 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祂的死. . . 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裏復活一樣。. . . 我們的舊人和祂同釘十字架,使罪身滅絕,叫我們不再作罪的奴僕. . . 我們若是與基督同死,就信必與祂同活;. . . 向 神在耶穌基督裏,卻當看自己是活的。將自己獻給 神,並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 神。” (羅馬書,:3-11,13,和合本)。

錢穆先生著“人生十論”,在“心與物”篇說到:“. . . 人類生命是共同的,感情也是共同的,思想理智也仍是共同的. . . 故人心能互通,生命能互融。這就表現出一個大生命。這個大生命,我們名之曰文化的生命,歷史生命。. . . “又說:”我們要憑藉此個人生命來投入全人類的文化大生命,歷史大生命中,我們則該善自利用我們的個人生命來完成此任務。. . . 人的心,人的生命,可以跳離自己軀體而存在而表現於文化大生命,歷史大生命中。”(錢穆)

若我們明白了這生命的道理,我們更需要認罪悔改,回歸真 神處,信靠基督耶穌為生命之主,禱告:願祂的國度降臨,願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主禱文)。阿們。

耶穌叫祂的門徒作完全 (perfect) 人,以祂的心為心,要服侍人,活得合乎基督徒的身份,要去使世人因信耶穌基督而重生,進入豐盛、平安 神的國度,等候耶穌的再降臨。阿們。

作者:盧國禮

2016年6月4日

Posted in 生活的藝術 [The Art of Living]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禱 告 與 靈 修 (Prayers and Devotions )

禱 告 與 靈 修 (Prayers and Devotions )

07082006

以賽亞書:6:1-8

聖 哉!聖 哉!聖 哉!

主 啊! 你 的 榮 光 充 滿 天 地 ,海 在 我 面 前,日 光 從 山 後 升 起,
海 水 仍 是 深 色,平 靜,遠 處 山 影 淡 黑,淺 灘 的 樹 也 不 搖 動,

微 微 涼 風 向 面 送 來 ,. . .

感 謝 神 創 造 的 奇 妙,救 贖 人 罪 的 奧 秘 。

主 啊! 你 用 火 剪 將 灰 沾 我 的 口 ,. . . 使 我 的 罪 孽 除 掉 。

我 的 主 , 我 在 這 裏,請 差 遣 我。

奉 主 耶 穌 基 督 的 名 祈 禱, 阿 們 。

07142006

詩 篇 8:4

. . . 人 算 甚 麼 ? 你 竟 顧 念 他 ? . . .

父 啊 !感 謝 你 創 造 的 恩 典,創 造 的 美 善,創 造 的 奇 妙 。

看 天 空 的 月 亮,星 宿 ,看 生 命 的 奧 秘 ;

看 神 在 我 生 命 中 的 啟 迪 ,我 必 感 謝 神, 讚 美 主 耶 穌 基 督

永 遠 長 存 的 愛 !

求 主 堅 立 我 , 叫 我 蒙 恩 ,

叫 我 行 在 主 的 旨 意 中,讓 聖 靈 充 滿 我,常 常 喜 樂 。

奉 主 名 祈 禱 , 阿 們 。

03302006

詩 篇 121

父 啊 !

保 護 我 的 是 耶 和 華 ,

你 必 蔭 庇 我 。

你 知 道 我 面 前 的 路 。

我 應 怎 樣 行 呢 ?

求 主 給 我 膽 量,信 靠 和 信 服 你 的 大 能 ,

保 護 我 ,免 受 一 切 災 害 。

我 出 我 入 , 求 神 帶 領 我 ,

從 今 時 直 到 永 遠 。

奉 主 名 祈 禱 ,阿 們 。

我 必 安 然 睡 覺,因 為 獨 有 你 耶 和 華 使 我 安 然 居 住 。(詩 篇

4:8)。

04122006

維 修

父 啊!這求居 所 外 牆 維 修 的 事 ,總 是 多 枝 節 。

我 深 信 主 你 把 我 置 於 業 委 會 中,必 使 我 把 事 情 做 好 。

主 啊 ! 你 看 ! 如 今 境 況 ,是 否 要 離 開 此 處 ? 另 尋 居 所 ?

求 主 加 添 我 的 信 心 , 得 著 啟 迪 。

感 謝 主 垂 聽 禱 告 , 終 於 成 事 。 阿 們 。

如 今 (2016年),類 似 處 境 重 現 ,加 上 撒 但 勝 了 多 人 的 心 。

我 們 的 神 啊 !

求 你 憐 憫 , 賜 我 智 慧,使 公 義 高 舉 !

盼 望 終 能 完 成 維 修 所 需 工 程 。

堅 立 我, 信 靠 ,順 服 主 的 帶 領 。

感 謝 你 應 許 ,成 終 的 神 ;

讓 我 們 安 然 居 住 , 直 至 見 你 的 面。

奉 主 耶 穌 基 督 的 名 祈 禱 , 阿 們 。

(. . . 後續 . . . )

Posted in Prayers (祈禱)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